一个女儿的血泪祭: 贺定华

姚监复前言:12年前的1986年6月20日,远在美国应邀讲授中国科技史的一座大学的客座教授,我的小妹姚蜀平,以贺思水的笔名写了一篇血与泪的祭文,献给文革中惨死的母亲贺定华和父亲姚剑鸣。她把埋藏在记忆中、内心处的母亲惨死的真情实况,在20年后才通过这篇《儿女祭》告诉她的哥哥、姐姐和少数世人,我们不情愿、不敢了解估计到的惨状,但没想到如此凄惨、恐怖、残酷。文革以后我失去了眼泪,即使在鞭抽、吊打、昏倒后又苏醒的孤独无望的夜晚,也没流过泪,但是读了这篇血的回忆,我的心像流了血泪,像尖刀扎进心脏。这不仅是我们一家五兄妹的《儿女祭》,也许 这个小血滴反映的是同时代同命运的千万个不幸者–我们的同胞兄弟姐妹共同的《儿女祭》也是一个倔强而坚韧、永远不会 被屠刀征服、不会被悲哀与痛苦压倒的民族的(儿女祭》。

姚监复
1998年11月1日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