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问?

王友琴. 2023年7月

两星期前,我给李同学写了一封信,问封禁“文革受难者纪念网页“的有关法律或者规定。

因为不知道他的电邮地址,信通过邮局寄往北京。过了一星期,我写信给几个北大老同学告知我问李事。有位同学回信两个字:“白问”。因此,开始写此篇《白问?》。

李同学:

你我四十年前在北京大学同学,毕业离开后也曾见过面。写此信,是为我做的“文革受难者纪念网页”。这和你的职务有关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